艺文志频道
您当前的位置:兴发官网>艺文志

玉立雪山崇

——叶梅散文《三朵》赏读

2021年04月07日作者:和振华来源:中国环境报

  在丽江倾城庆祝纳西族“三多节”申报成功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之际,重读首发于《光明日报》,多家网站转载,并收入散文集《根河之恋》的我国著名散文家叶梅的散文名篇《三朵》,感触良多。

  首先,通篇贯穿着民族性书写。叶梅作为土家族优秀女儿,她的《三朵》一文,始终贯穿着对兄弟民族纳西族浓密而朴素的感情,体现着一种超越本民族的博大情怀。

  “每次来丽江,最大的心愿就是远远地看上他一眼。拜谒他需要仰视,虽然在丽江城,无论哪个角度——只要不是碰巧被一座新修的楼房所遮挡,都能看见三朵的身影,他巍然庄严,有着帝王气象,清峻峭然,有美少年之风貌。”这样的浓情密意,体现了一个少数民族文学领军者对其他民族深沉的爱。

  我们知道,国家级非遗“三多节”源于纳西族人民长期的社会生活实践,体现了纳西族人民独特的生产生活习俗和自强不息,奋发进取的精神风貌,反映出多元文化交汇融合的深厚内涵,是传统民俗文化的大荟萃,大盛会。

  它是纳西族民俗文化交流与传承的舞台,同时也是纳西族传统音乐,舞蹈,文学,说唱等多门艺术的重要载体。 由“三朵”派生出的“三多节”集中体现了纳西族人民千百年来的文化积淀和精神成果,代表着对大自然的无限崇敬和对美好生活的执着追求,赋予了自强不息,奋发向上的民族精神。

  纳西族谚语云“年年春二月,户户祝三多”,只要是纳西人,无论身在何地,都保留着过“三多节”的习俗。近年来,“三多节”影响力不断扩大,昆明,怒江,玉溪,成都,北京等地纳西文化学会也组织过“三多节”,可以说,“三多节”已成为纳西人文化认同的一张名片,一种标识,是凝心聚力的感情基础和精神纽带。

  叶梅用足功夫,以诗性的语言和准确丰满抒情“三多”节及其神话人物形象,引发纳西族人的强烈共鸣:“这时候,我又想到了三朵,多么亲切的名字。”“三朵和他的兄弟是保护人的神啊。” 最终以民族性书写体现出深厚的人文情怀。

  其次,深刻揭示民族节日风俗的思想内涵。叶梅的《三朵》一文,尽管在写作手法上,虚实结合,在历史与现实交错的时空隧道里穿梭。或把“三多”拟人化,如“三朵是天与地高大的儿子。”“他的性格丰富多情,有着雪域的冷峻,草甸的静谧,森林的广博,湖泊的深邃”。或非虚构写实,如“他得到过许多封号,历史上唐朝南诏国时期,国王异牟寻曾封岳拜山,尊封玉龙雪山——也就是三朵为北岳;元代初年,元世祖忽必烈率军来到丽江,剽悍的蒙古人也立刻被他所震撼,不禁下马叩拜,并封玉龙雪山为‘大圣雪石北岳安邦景帝’。但让纳西人更为尊重的名字,还是三朵”。虚实交替,赋予各个时代内容,把人们钦敬,崇拜,景仰“三多”的神话传说,史诗记载的丰功伟绩,历史脉络,前世今生,以及纳西族人的民风民俗写得活灵活现。

  当然,叶梅还采用对比的方式,把纳西族风俗与土家人,西南各民族风俗作比较,以地域文化折射少数民族风俗的魅力,更增加了文章的说服力。

  总之,文章深入挖掘了“三多”的山神,战神,保护神以及民族团结使者,生态文明使者等多重身份,赞美了“三多”在倡导和平,保卫和平,维护国家统一等方面所展现出来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,自强不息的英勇善战精神。

  再次,契合生态文明建设。在叶梅的笔下,“三朵”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先知先觉者,“纳西人有许多值得尊重的习俗 ,也是从敬畏天地和山川开始的,他们与三朵之间心心相印,相互体恤”“纳西族信奉东巴教,崇尚大自然,有很多习俗约定俗成,成为民间必须遵守的规定”。

  接下来,她从纳西族不准砍伐靠近水源的森林,不得污染水源等种种禁忌入手,阐述“他们相信的一些道理,信奉的一些禁忌,使自己的民族在丽江雪山的怀抱里保持着一份难得的纯粹”,而参加“祭天”或“三朵节”的人,事前要净手,并要跨过由杜鹃枝等燃起的火堆,以示除秽,来表达对三朵的虔诚。

  独特的生命伦理和文化现象,把纳西族耳熟能详的自古敬畏自然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现象描写得详详细细,加深了人们对生态文明建设重要性的认识,特别是对云南建设成生态文明排头兵具有现实意义。

  面对保护生态任重道远,文中,叶梅发出了振聋发馈呼声——

  “三朵,如果将来有一天没有了雪山,河流就会干涸,土地上的庄稼树木就会干枯,人呢?该往何处去?我们如何才能走向未来?”

  “三朵,你已经给予了人类种种暗示,现在到了我们该好好理会的时候了。敬畏和爱惜三朵,是对我们自己的拯救。三朵,请你一直注视着,不要闭上你的眼睛。”

  “在我的三峡,屈子有过《天问》,如今我想问屈子和三朵,可知否?”

  殷鉴不远,启迪后人,体现出一个作家关注现实和敢想敢说的良知。

  三多是玉龙雪山的化身,千百年来,一代又一代的纳西人匍匐于雪山下膜拜它,无数的诗人墨客赞美它。

  四百多年前,纳西族第一位著名诗人木公土司《题雪山》诗云:“郡北无双岳,南滇第一峰。威寒千里望,玉立雪山崇”(摘自《纳西族诗选》)。

  四百年后,一位关心自然,关爱生命的土家族女儿,自谦“如果我是诗人,我一定要为三朵写一首诗”,用血肉灵魂的熔铸写出了吟颂雪山名作《三朵》。

  重读《三朵》,分明感到此文文采斐然,叙事宏大,结构严谨,内容丰富,逻辑分明,思想深邃,是可读性强,感染力深,震撼人心的佳作。

  这篇经住时间淘洗,内化于心外化于形,形神兼备,如“三朵”般“玉立雪山崇”的经典之作,毫无疑问,具有超凡的文学价值和象征意义,也是叶梅老师带给丽江纳西人以及所有读者“三多节”的最好礼物。


本作品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联系电话:010-67175015
编辑:姚超

相关新闻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