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文志频道
您当前的位置:兴发官网>艺文志

春天在南京城看花

2021年04月07日作者:周水欣来源:中国环境报

  春天转瞬即逝,到清明前后到达最盛。整个南京就是个香气四溢的花花城。梅花,樱花,玉兰花,梨花,绣球花。要看的花是那么多,很多人为此都“发愁”怎么才能及时看到,看到最美,看得过瘾,看得尽兴。

  南京人的春天,仪式颇多,都跟花有关。诸如去梅花山赏梅,简直就是南京人的开春序曲。云蒸霞蔚,色彩饱和完美,梅花山的梅盛放的那些天,南京人基本倾巢而出。每一棵花树下,都有一堆拍花的长枪短炮,还有一群姿态各异兴致勃勃的妙人。而花下这些摆着各种姿势的人,都艳艳丽丽,喜喜庆庆,真是花团锦簇,人花合一,释放着一股终于离开严冬,不用再憋屈了的开心到飞起的劲儿。

  每年我也必去梅花山走一趟,说是去看花,其实,也是看人。曾经觉得到处是人好烦,但随着世事经历渐多,才会知道“人气儿足”是多么可贵。看着争奇斗艳的花海和人海,深觉只有岁月静好,才会有欣赏花儿的人——虽然,花儿开放并是为了被人欣赏。但人有赏花的兴致,才说明是太平盛世好。

  农历二月,玉兰花立枝头,一般白色玉兰先开,紫色玉兰和粉白渐变的二乔玉兰稍微滞后。抬头看,高大的玉兰树,温香暖玉。低头看,一片一片蓝色小蝴蝶翻飞,二月兰俏丽茁壮地开出花海。

  南京经典的二月兰欣赏地是南京理工大学,闻名程度堪比武汉大学的樱花。其实,这种草本四瓣儿小蓝花到处都有,生命力强悍,贫瘠的土地也能肆意生长,从初春一直开到暮春。季羡林老先生曾经这样描述它们,“只要有空隙的地方,都是一团紫气,间以白雾,小花开得淋漓尽致,气势非凡,紫气直冲云霄,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了。”嗯,二月兰是自得其乐的花,任性的花。它的存在,预示春天的进程。

  3月,全城期待的是古鸡鸣寺那条路上的樱花。几场春风升温,樱花说开就开,再来几场春雨,樱花说落就落。那时遍地花瓣雨,不亚于枝头繁华时的美丽。其实,此时全城的樱花都开放了,赏樱的地方绝非仅有鸡鸣寺这里,但是,人们就是要拥堵在这条古老的路上,甚至有专门的网站定时播报花期的开放。

  这条“去鸡鸣寺看樱花”的线路之所以火爆,背后还有更深的原因。在这里赏樱之后,人们可以去古鸡鸣寺烧香祈祷,出来往北,可以从解放门进入玄武湖,继续春游,堪称一条赏春玩耍的最佳线路,满足各个年龄段人们的心愿。

  农历3月,雪白的梨花也一大树一大树地盛开了,莫愁湖的海棠也迎来了怒放的时光。莫愁湖因此人潮汹涌。花友住在那附近,她发来微信给我:“吃饭的时间,人较少,可来。”西府海棠和垂丝海棠是最多的品种,一树一树地低着头,是西洋红胭脂粉色,娇嫩嫩的。海棠属于落叶小乔木,梨树则是多年生落叶果树,乔木。长得比海棠高大,又同时开花,苏轼写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,真的是形象极了。

  暮春4月,绣球公园的绣球花开始蠢蠢欲动。有段时间,每天下班我都多走一站路,专门去看绣球花。树上的大朵白绣球,脚边边的大朵粉紫绣球已经悄悄开了。5月将迎来它们的盛放期,那也预示着,初夏到来。到那个时候,好多地方例如崇正书院,或者午朝门,都可邂逅曼妙的绣球。

  4月,颐和路的蔷薇也开了。古林公园的牡丹花也正在盛花期,1992年起,这里就是中国第三大牡丹花基地,国色天香值得打扮隆重去赴一场花之约。沿着古城墙和内秦淮河步行道行走,可以看见水边高大漂亮开着妖娆粉色花的泡桐,粉紫色的小喇叭攀着高大树枝,成串成串地指向天空,姿态曼妙极了。路边小区的栅栏上盘绕着大片紫藤花,水边葱郁的灌木丛是春天的小号手——迎春花的浓枝密叶。

  其实雨花台的梅岗有一片颇具形式的梅花林,林子不大,但配合周边曲折回廊,赏花成了一件非常雅致的仪式。先进“访梅亭”,再去“问梅阁”,然后在“寒香轩”闻香,最后沿着曲廊走近梅花林,这才算正式开始赏花。这一套情节好似一个故事的开场一般,别致的迎春。不输梅花山。

  春花在古都四处肆意开放,随时随地,古都人都可以开启眼睛,走动双腿,走一条自己心中的赏花线路。

  你在哪里,花花们也在那里。


本作品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联系电话:010-67175015
编辑:姚超
Baidu